景煜分享| 教室视觉环境的优化能够促进幼儿集中注意力的行为,并对改进孩子的学习表现有所助益。


目前,有大量证据表明专注力对编程和工作表现有着重要影响。然而,对于尚不具备有效管理注意力的幼儿来说,他们却经常需要在装饰满满的教室里学习,而这些装饰与他们的学习活动并无太大关联。为此,我们展开调查,以确认这些装饰是否对幼儿在学习期间的注意力保持和学习有影响。



结果发现,在高度装饰的教室环境下,儿童注意力更容易受到视觉环境的干扰,无法集中于学习,学习收获也相应更少。


许多研究人员认为,专注力的重要性贯穿于终身学习的各个方面:“如果我们不断转移注意力,就很难深入了解任何一件事物。”在幼儿学习成就方面,有一种公认的说法,即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一个人学习的机会越多(如,专注于一项活动的时间越长),学习效果就越好。



在这项研究中,我们对于教室视觉环境是否会对幼儿注意力分配及学习效果造成影响展开了调查。有证据充分表明,人的注意力控制能力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增。


例如,在进行识别力和记忆力考核时,学龄前儿童和一、二年级幼儿相比,前者极易受外界刺激的影响,但后者却可以相对容易地加以克服。而且,这种外界刺激无论是听觉性的(如走廊中的噪音),还是视觉性的(如放置在课桌旁一面镜子,都会不同程度降低幼儿的学习表现力。


注意力分散是随着幼儿成长发育逐渐减弱的,这主要是由于个人抑制控制和工作记忆能力的不断提高。具体来说就是,要做到保持注意力专注,就需要克制对其他不相关事物或事件的注意力投入,同时积极专注于既定任务目标的完成。这两个过程会一直持续发展到人们的青春期晚期和成年期早期。



对于幼儿来说,要想在视觉环境复杂的教室里保持注意力专注,具有挑战性。教室内部的高装饰现象对他们正在发育且脆弱的抗干扰能力造成了负担,幼儿尚且无法轻易做到忽视干扰因素专注于任务目标。


事实上,幼儿年龄与典型的教室室内设计之间存在着一定程度的矛盾关系。一些年纪较小的幼儿(如幼儿园和小学孩子)经常处于有着很多潜在干扰源的学习环境中,如学习过程中丰富多彩的学习资料和周围环境中其他视觉展示。


这个问题的复杂性还在于,幼儿园里的幼儿和小学孩子通常在固定的区域或者固定的教室来进行教学活动和学习(也就是说,并没有根据不同的学习内容设置相应的教室,这一现象在初、高中也很普遍)。



因此,不免出现幼儿学习时,周围充斥着大量的与教育内容无关的视觉信息的情况。一天,我坐在教室的角落,观摩一名老师和25名一年级孩子上科学课。在课堂间隙,我观察了这所教室,而且了解到这是一个典型的小学教室:19个扇形边框的公告栏在墙壁上一字摆开,公告栏上贴满了单词、班规、日历、字母、数字等内容,还装饰着各种形状、颜色,以及大量的卡通人物和动物……色彩艳丽的装饰就挂在孩子们头顶正上方的天花板上……


我们将类似这样的视觉环境称作“视觉轰炸”和“图像的不和谐”。一些教育家警示,不要在幼儿园的学习环境中使用过多的感官刺激物


然而,对于教室中视觉环境对幼儿注意力分配和学习效果的影响,目前还没有实验研究。于是我们进行这个课题。



本研究旨在解决两个研究问题:第一,与学习内容不相关的视觉环境会影响到幼儿的注意力分配吗?第二,不相关的视觉环境会影响到幼儿的学习吗?


一些研究表明,抗干扰以及专注于任务目标的能力会随着幼儿的成长发育而不断增强。在此基础上,我们推测,与教学活动不相关的一些视觉环境会削弱幼儿的注意力专注度,从而降低其学习效果。


该研究在某大学实验学校附近的一所实验室中进行。幼儿们将在这里完成6节课的教学活动。在此过程中,教师会为孩子们朗读某本书的部分内容。其中3节课将在布满装饰的教室里进行剩下3节课则在没什么装饰的教室里进行。每节课后,孩子们都会立即参加测试,以检测其学习成效。



所有课程都以录像形式记录了下来,用于分析孩子们注意力分散的行为(非任务行为)和投入到老师的教学或书本等教学材料的学习行为(任务行为)。注视方向表现了孩子们的注意力集中点。眼睛的注视方向是视觉注意力的常见衡量标准,同时也是听觉注意力的衡量标准。


虽然幼儿可以边听老师讲课,边看向其他地方,看似可以一心二用,但从定义的严格意义来说,这仍然属于注意力分散的行为,而不是注意力集中的表现。因此,在涉及视觉材料的教学环境下,眼睛注视方向是衡量幼儿注意力集中与否的一种合理方式,虽然这种方式还谈不上是完美。



实验方法


实验参与者共有24名幼儿园孩子,其中12名女孩,12名男孩,平均年龄为5.37岁。为避免实验教室过于拥挤,我们采用随机抽取方式,将孩子们按照年龄和性别分了两组。第1组共12人,男生6名,女生6名,平均年龄为5.37岁;第2组共12人,男生6名,女生6名,平均年龄为5.39岁。


实验设计


为了符合实验,将孩子们安排在两种不同环境下的活动教室里。


在装饰性教室环境下,教室内部充满了典型幼儿教室中可能出现的一切注意力干扰因素,比如科学海报、地图、教师展示的幼儿艺术作品。


(图片来源网络)


在非装饰性教室环境下,我们撤掉了与教学活动无关的干扰材料。教室视觉环境是受试者内部因素,因变量则是根据幼儿测试所得出的注意力分散持续时长及其学习表现。



6节课在这两类教室里交替进行,即第一节课在非装饰性教室里进行,第二节课则在装饰性教室里进行,以此类推,以减少对幼儿造成的混淆。


实验评估


根据评估方案,幼儿分心类别有:自我分心(摆弄自己的身体或衣服)、同伴分心(与其他同学有关)、环境分心(与教学无关的课堂材料有关)或其他。如果幼儿在同一时间表现出多种非任务行为,则通过其注视方向来判断主要干扰源。


实验结论


1.教室类型对幼儿非任务行为持续时长的影响


为了测试该结果是否有可能是由于其中一小部分幼儿对视觉环境尤其敏感所造成的,我们进行了一次分数差的计算,将每个幼儿在非装饰性教室里的非任务时长占比减去在装饰性教室里的时长占比数。结果得出,很少有幼儿不受装饰性教室里多装饰的干扰;而且结果数据统计受到少数实验参与者表现的影响很小。


接下来,我们研究了每个分心类型的持续时间是否呈条件函数变化。相比之下,幼儿在非装饰性教室中耗费在自我分心和同伴分心上的时间多于在装饰性教室中的时间。


2.非任务行为时长与学习的关系


该发现表明,教室环境类型对孩子们的注意力分配产生了影响(课堂装饰越多,非任务行为时长就越长),而非任务行为时长又直接影响了了幼儿们的学习效果(非任务行为时长越长,学习效果越差)。



讨论


本研究还获得了一些新的发现:

第一,幼儿的注意力随着教室视觉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当幼儿处于装饰繁多的教室中时,他们更有可能因为视觉环境的影响而分心,而当他们处于装饰稀少的教室中时,他们则更容易因自身或周围同学的影响而分心。


第二,教室视觉环境对幼儿分心总时长有影响:在装饰繁多的教室中,幼儿分心总时长更长。


第三,虽然在两种教室环境中,幼儿在课堂上都学有所得,但是在装饰稀少的教室中学习的幼儿,其学习表现更好。


第四,幼儿分心总时长与学习效果间呈负相关关系。



本研究结果表明,视觉环境对幼儿在课堂上的注意力分配有一定影响。易受环境干扰因素影响有可能与学习者的个体特征有关。


我们并不主张通过去掉所有装饰品、艺术品或教学展示来“净化”幼儿学习环境。研究结果证实,教室的视觉环境会引起幼儿注意力分配和学习成果的变化。


我们目前的发现为解释这一惊人发现提供了理论框架。具体而言就是,色彩艳丽的视觉环境可能会加剧幼儿的分心行为,从而对他们的学习机会和学习表现产生不良影响。我们目前的发现是否可以普及应用到年龄较大的孩子们,还有待实验评估。然而,我们的发现和巴雷特等人的研究发现均认为,教室视觉环境的优化能够促进幼儿集中注意力的行为,并对改进孩子的学习表现有所助益。


以下文章来源于奕阳教育 ,作者SUNGLORY文中出现任何关于观化启蒙园所有图片均来自景煜设计拍摄,盗图必究



景煜设计
国际学校食堂设计  创客空间设计专家

国际幼儿园设计专家 国际学校校园设计专家


官方网站

www.viewsh.com


官方微信

viewsh-school

煜见SCHOOLSPACE


人才招聘

021-34616635

sailing.shi@viewsh.com


媒体合作

wu.jing@visewh.com


商务合作投稿

jingyu.school@visewh.com

成女士:13601634936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煜见SCHOOLSPACE